首页 | 校园聚焦 | 锦绣中华 | 启益书屋 | 启益博览 | 启益讲堂 | 启益博客 | 启益论坛 | 启益联盟 | 互动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 启益书屋 >> 网络文摘 >> 正文
 
曾经在桃花盛开的地方

 

曾经我以为那花坛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地方,看不见颓败,闻不了腐朽。记忆一瞬间像破了的沙袋,潺潺细流逆袭上脑,在抵达头脑的一瞬间爆炸,带来的只有窒息。

我还记得她总是爱光脚穿着蓝白色帆布鞋,有些发黄的白色连衣裙,一袭乌黑长发飘逸在身后。她的形象就是我过往那悲惨过去的导火线,只要她有哪怕一丝的光和热它就会粉碎掉我活在这个世间的资格,所以我不配笑,只有孤独与阴暗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不知道谁最先开始说现实是很残酷的这句话,是的,它真的很残酷,残酷到犹如纯酒精中毒,麻痹自己直到生命的最后,但是我还是觉得最残酷的是我自己,我不得不承认我还喜欢她,不,甚至可以说是爱。

我也知道正因为这样,所以她不会回来了。

暮夜的天空下蓝色与黑色混合的形态,微热的城市光线中鸣笛声让抬头仰望的人们继续朝着那个拥挤繁华的方向,他们额头布满细汗与香水融为一体,神情冷漠,臃肿地走向那个看似归宿的地方。夜晚的城市格外漂亮,灯光,穿涌不息的车辆,群人的声音。

它就是被光包裹着的巨大孤独体,我们就是活在这蜂房中最卑微的工蜂,某大楼的顶端,整个城市最高冷的地方,我漫无目的地看着整个城市,因为它倍显繁华在对比之下我的孤独也像禁不住诱惑的小孩将圆圆的小手伸向糖果,我知道我此刻的眼睛是无神的,没有聚焦,这是我失恋的多少天了,我也记不得,傻傻的我只会在这儿喝着闷酒,然后将空酒瓶甩得粉碎,看着它飞向墙角在碰撞的瞬间,玻璃碎片四处飞舞并发出我并不想听到的响声,但我会感到有那么一丝的解脱,然后继续机械地重复,直到连酒瓶也没有了才感到身边没有一丝值得牵挂的地方。

之后我会一如既往地回到我应有的生活,回到那自我麻木中,我不希望你幸福,我怕你会忘了我,我甚至祈求你能有和我一样的悲伤,一样痛苦,这样我会觉得我们好像联系在一起似的,但是我又深刻的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往往会叹口气说:“无药可救”。我想远远地看着你,我想去与你有关的地方,我想摸着你德芙般的秀发。这只是我想,但我没那个勇气。

只因2015年的春天来得太早,数处桃花已经绽开了,稍犹几分姿色,在我心中那粉红色的点缀很是勾起我沉淀在心里的忧伤!

视野渐渐模糊,展现盛开之处满是花之绚烂,清澄的香气似你的双手捂住嘴难以呼吸,这个画面欠缺勾勒,多次重复让我记忆深刻久了便成为我喜欢的事物,你探出脑袋我从你眼神中看出了你笑容掩饰下的厌倦:“哇,面瘫男又在想什么,我敢说你就这样不动肯定会变成雕像的,就是那个很有名的,叫思考者是吧,哼哼,好不容易我大方一次,放下身段主动找你玩,你又不理我,老实说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好了?”

“没有,别乱想了,只是每次和你在这儿,觉得这儿很漂亮,容易出神。”我不自然地看向你略显僵硬地说。

“嘿嘿,老实说其实是看我看得出神了吧。”你得意地看着我像是在炫耀着什么,然后你试探性地望着我说:“只是有些无聊,你知不知道你很闷的。”

我什么都没有说,我自己也没法控制自己强烈而用尽全力地抱着你,胡乱地吻着你,直到我停下的时候看见那反射着我可憎面目的泪珠以月牙的轨迹溅落在那朵水仙花上。

“对不起。”

你只是脸红着破涕为笑:“傻瓜。”

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小至课本问题大至天体运行,最让我困惑的是初次遇到你,深夜的教室充斥着特有的书本气息,冰冷的木桌这片黑暗中寄托着多少人的希望与青春?我一个人待在教室不想回家,逃避父母的期翼逃避自己的责任,带着耳机听着喃喃的日语,连我也不禁开始跟着唱起来,我唱得太认真连走廊的脚步声也没听到,门被拉开我的心似乎感受到什么,躁动着。

“哇,这么晚居然还有人在?有没有搞错,你发什么神经还不回去?不行,你得赔偿我!”面前的你光脚穿着球鞋,洗得有些发黄的白色连衣裙,一袭黑得发亮的头发,娥眉紧皱撇着嘴一脸的不开心。

“我在这儿睡觉,倒是你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这儿?”

“我?居然问我,我偷东西可不可以,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管不着,哼!”

“居然还有人自己承认自己偷东西的。”

“我是诚实的好姑娘,和你这种不回去赖在学校的变态不一样。”

“我不回去是有原因的,不是想待在这儿,你这小偷也没资格说我。”

“好了,我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今天遇到你算我倒霉,回去好好洗个澡清清晦气。”你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那个我看不清黑暗的归来之处走去,或许我感觉到了你可能是改变我这毫无意义人生的启示录,我突兀地站起来大声地说:“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你没有回首,看着你的背影以及步伐让我觉得你心情愉快,情绪似病毒般会传染蔓延慢慢地侵蚀你全身直至心里,尽管我得到的是你的一声俏皮的秘密,依然觉得心情愉快。我始终觉得爱情一点都不绚烂,相反它很平凡,它发生的突然不讲道理就像癌症一般等你真正发觉的时候已经无法自拔了,我自己也很难相信我会因为这一晚短短的几句对话就会喜欢上你,毫不讲道理突然发生瞬间致命,这点和我那固执的小学老师如出一辙,不过话又说回来有多少感情是建立在生死与共上?一次眼神的交流,一眼的刹那,几句的玩笑话已经有了我们去喜欢的理由了。

或许你们都不知相信我至今都不曾知道她的名字,相遇相识相交最后淡出彼此的生活温存留在记忆等待它融化,我最喜欢看着你傻傻地站在桃花树下垫起脚一脸迷醉地浸淫在樱雨中,片片桃花打碎了阳光眼睛也有些看不清那跳动的光斑,我会慢慢走向你把你发丝上的一片花片放入口中感受花朵每年一放轮回的寂寞,你常常眨巴着眼睛看着你眼睛仿佛心也要被融化。

“呐,你知道有个很荒诞的说法在女生里很流行么?”你安静地看着我的眼,此刻我们的距离如此之近。

“我不知道,怎么荒诞了?有你这明目张胆的小偷怪?”我脸有些红闪烁其词。

“你呀,老损我,不怕我生气跑了不理你了?好了,我告诉你吧,不过得先去个地方。”你把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小声别乱说的姿势,你坏坏的笑像一枝带刺的玫瑰在幽明灯火中悄然绽放,你牵着我的手引着我走向了那个花坛记忆中那个地方早已模糊它真的美不美我也不知道了,但是在我记忆中那就是个烟花灿然的地方。

那里俨然就一片花的海洋,伴随着和风摇曳的花如海浪一般推送着香气,面目的野草野花夸张地炫耀着生命的泛滥,每一朵花单独看来都如此平凡随处可见的样子引不起丝毫注意,然而就是这样一朵朵平凡无常的花组合起来却有足够撼动你心灵的力量,这一切对我来说像极了你。

“很漂亮吧。”你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得意地笑着。

“嗯,很漂亮,觉得有些,算了还是不说了。”

你嘟起嘴一副可怜相扯着我衣角撒娇似地对我说:“呐,说嘛,我要知道,好不好。”

倔强的我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连夸你都做不到,最后你还是被那绚丽缤纷的蝴蝶吸引,我傻傻看着,我始终觉得花坛之所以美丽全是因为你的存在渲染了我的记忆,之后你的行为完全超乎了我的预料,你突然靠过来亲了下我的脸然后脸红着笑着对我说:“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哦。”

之后与你度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这几个月我们互相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不知道你的过去能够看到的只有美好的未来,可能是我太傻太自私,我一直在索取,你坏坏的笑容,得意的神情,精心安排的惊喜,在我的记忆中很少有你的忧伤不开心的样子,迟钝的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脑海中现在仍时常闪现那时的情形,炎热的大街被烤得热气升腾的柏油马路,拥挤的人群而我们在其中紧随人群的涌动,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你把头发剪得短短的留在齐肩的位置,齐刘海,黑色的露肩体桖超短深色牛仔裤,红色的增高鞋。

这或许也是你将掀起我生命浪潮的前奏,你吵着要和我一起去游乐园玩,其实我并不喜欢那种很闹的地方,但是还是闹不过你,出来时看着你露出满足的笑脸我也觉得值了,接着你说着要吃冰激凌,我抱怨着去买之后我说实话真的不愿想起更不愿意把它写下来,某些时候你自以为的事物在你面前崩溃的支离破碎的时候或许你才能明白自己的幼稚,某些时候当你命也不要似地看着以前的事物发神或许你才能体会之前不曾体会的心酸,某些时候我觉得我们都太自以为是,凭着感觉做着傻事。我知道没有结果我真的不愿放弃却也没法继续,害怕了?不,我只是觉得我太懦弱。

让我接着说完吧,我双手拿着冰激凌心里满是欢喜脸上却一脸的不满:“喂,还不过来帮我拿,化成水了我不管。”

你抬头那种冰冷的目光让我有些无法适应:“你怎么了?”

你点燃一支烟舒缓地吞吐着,你冷笑了下,我从你抬头有些湿润的眼睛中看到了狼狈的自己。

“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说实话我从没看你抽过烟,我们不同学校不同住址,我现在知道连人生的方向可能也不一样,我始终不信第一次遇见你时你是真的准备偷东西,之后也没听你说过或者看到过,被重重迷雾笼罩的你我真的搞不懂,而真相就是我从为知道或者主动了解真正的你。

你忧郁的眼光漫无目的地扫射着然后自顾自地说着:“其实我很早就该和你说的,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难受,我们分手吧,就这样。”这一刻的感受像被世间抛弃般孤独,尽管周围人很多,天气炎热可是我真的有些冷了,看着你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背影渐渐远离我的视野,这一刻我泣不成声。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应该忍耐很久了吧,我的任性、我的沉闷、我的迟钝,然后还要装着没事微笑面对我逗我笑。她真的很累只是我一直都察觉不到,之后我再也没办法联系你,QQ上你灰色头像不再跳动,在我留下众多消息中你只回答了我一个问题,我问你真实的姓名,你回答秘密。

最终我也不知道你名字,也再无法联系你,有一次我在街头乱逛时看见一对情侣在昏沉的路灯下接吻,男的平头白衬衫有着很好的皮肤,女的白色连衣裙,光脚穿着球鞋一头乌黑的齐肩短发。那一天晚上我终于知道眼泪原来可以流几个钟头,我不希望你幸福我怕你会忘了我。

回忆是荆棘让我没有前进的力量,如果往下走就是光芒,如果时间真会治愈一切,让我感受不到伤痛又怎么知道你在我心中留下怎样的痕迹。今日我独自再次走到花坛,那满目的花草变得如此不现实,我越发觉得这片花海不过是我的幻觉,这片土地的真正面目或许是一片荒芜,没有一朵鲜花会盛开的地方。

“喂,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我这么漂亮的女人哦,嘻嘻,我知道你肯定喜欢的。”

“傻瓜,别老苦着脸很难看的,笑一个嘛,要是没我谁逗你笑,我这么好,等会带我吃好吃的,嘿嘿。”

“如果我哪天突然消失了,你会不会满城市地找我呀,我知道你肯定会的,但是我这么聪明你找不到,哈哈。”

“这么久了,你都没给我说点好听的话,哼,差劲,你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嘻嘻,你说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呢,我觉得不会,我很花心的,要是你不哄我我就找别的帅哥。”

你曾经的话语不断在我脑海闪现,可能我不知道你忧郁的一面,不知道你很多很多,但我还是很想很想对当时的你说一句:“傻瓜,我还欠你一句我爱你啊!”

不是因为明白才相遇,而是因为相遇后才明白。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那些青春
将青春化作奋斗的翅膀
推荐文章 我对你的好,并不要你全都知晓
偶然听到的故事女孩正是好时光,样貌、人品、家世、能力均属上等,自然追求者很多。某天和一个追求者约着看……
推荐文章 父母的那些微瞬间
父母的那些微瞬间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沉,这就是
推荐文章 致--妈妈
致--妈妈
推荐文章 岂能说陈光标向西部困难户发红包过年在…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03分报道,累计捐赠十亿元、中国内地捐赠数额最大的企业家陈光标日前高调募集
推荐文章 关注残障世界坚强的微笑
生命总是以一种我们了解或者不了解的方式平衡着,如果前面有阴影,不要怕,因为背后有阳光。。 无论何
推荐文章 纸和钱的区别
现在,我 的面前有两张纸,都是红白相间 的纸。一张纸,正面印有一个 人 的半身像,顶端还写了几个字,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 设为首页 | 地平线网络| 站长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冀ICP证030609号 本站通用网址:启益人生
建议使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