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聚焦 | 锦绣中华 | 启益书屋 | 启益博览 | 启益讲堂 | 启益博客 | 启益论坛 | 启益联盟 | 互动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 锦绣中华 >> 以史为鉴 >> 正文
 
以史为鉴——王安石变法

    即使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发生于北宋庆历六年的这件事仍然让人有些夷匪所思:这天上午,仁宗皇帝破例在皇家宫苑里宴请一些臣子,但做了一个规定:任何人都必须自己到御池中去钓鱼,然后,由皇家的御厨用钓上来的鱼,做每个人想吃的菜。 
    大臣们都兴致勃勃地拿上鱼钩和鱼饵去钓鱼。但让人惊讶的是,时任知制诰的王安石坐到一张台子前,竟旁若无人地一粒一粒地抓起金盘子里的球状鱼饵吞吃起来,不一会儿,一盘鱼饵就被一扫而光。更让人称奇的是,当在众人的一片惊讶声中,仁宗皇帝责问他,王安石竟表示不知道自己刚才吃的是什么!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似乎毋庸置疑的,因为它确乎凿凿然载于史册。让人夷匪所思的乃是王安石的真实动机:是出于哗众取宠目的的“坐秀”行径呢,还是因沉陷于天马行空般的白日梦而导致的忘我行为?——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究问,一方面当然是王安石的行为确实太异乎常人了,但更深的意义还在于:考虑到中国固有的、长期的专制主义的社会传统,以及由此形成的中国人特有的文化心理结构,作为此文化心理结构下一员的王安石,这样行为如何可能?或者说,如何敢?至少,对于今日仍置身这种传统语境下的我们而言,若在领导面前如王安石那样行为,必然要充分考虑风险成本、进行一番利益权衡考量的,倘若还想继续生存的话。而相对于王安石的行为,也许下述行为倒更让我们感到会心,更具有“中国特色”、更符合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传统:

  魏文帝(曹丕)闻钟会、钟敏兄弟少而才,召钟会、钟敏觐见。敏面有汗,帝问:卿面何汗?敏对曰:战战惶惶,汗出如浆;帝复问钟会,卿何以不汗?钟会对曰: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援引以上案例,无非是想表达这样一种感受:读者和文本是交互作用,现实和历史是相互交融、互相映证的,在纷繁的现象背后,历史与现实之间其实具有一种一脉相承的同一性。这种感受在阅读北宋王安石变法的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印证和强化。

  从不合人情、异乎常理的角度,可以说,王安石在北宋皇宫内吞吃鱼饵的行为只是个象征事件。而王安石做的另一件影响更大、更轰轰烈烈的事,即历史书上通常以王安石冠名的北宋政治改革,深入考究起来,可能正是这个象征事件的母本。

  关于这场始于1069年、由王安石策动的经济政治改革,至今仍旧毁誉交织、莫衷一是。人们往往从不同的角度和立场、基于不同的目的和动机做出不同的解读和判断,而真相则似乎一直蔽而不显。

  例如,而自南宋以来,历代封建统治者通常都对王安石改革大加毁谤,主流的观点是北宋之亡,乃王安石变法所致。而二十世纪以来,所谓的革命者往往都对王安石改革备加推崇,如列宁称王安石为“中国十一世纪的伟大的改革家”,梁启超称王安石变法“近代中国变法图强之先声”,文革时期,江青四人帮更是将王安石鼓吹为与商鞅、秦始皇等列的法家人物;而资产阶级学人也对王安石始终具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热情和关注,如美国历史学家黄仁宇就认为,王安石推行的新法其核心思想与现代金融以数目字管理、调控经济的理念不谋而合,其先进性为当时世界所罕见。
 
  在这些纷纭的众音里,一直以读史不辍、深谙帝王御人之术著称的一代巨人毛泽东,给出了一种值得我们认真体味的观点。他在充分肯定王安石文学才华的同时,评判王安石“无通识,并不周知社会之故,而行不适之策”。也就是说,他认为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原因是王安石对社会认识不够深刻,改革脱离了实际,没有充分考虑人情世态等现实条件。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的看法与当时反对王安石的一些舆论异曲同工,如当时支持王安石变法的神宗皇帝曾引用过当时流行的看法,“人皆以为卿(王安石)但知经术,不晓世务”;苏轼的父亲苏询曾对王安石“不好奢华、自奉至简、衣垢不濯、面垢不洗”的行为很看不惯,认为“是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大恶之人”。
 王安石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王安石倡导的变法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对这些至今仍扑朔迷离的问题,如果我们能抛弃那种历史虚无主义的偏见,本着历史与现实之间具有同一性的理念,深入、反复地进行历史-现实的读解操作,真相将会逐渐逼现于心,即使历史仍在被他人不停地改写、立碑。

  从现存的封建王朝的正史资料看,对王安石变法的评价具有一种道德主义倾向。尽管如此,主要的历史事件却是一种客观存在,载之凿凿,不容抹杀。

  一、 王安石变法的背景

  公元1067年,二十岁的宋神宗即位,年号熙宁。此时的大宋王朝,表面上一派繁荣,其实内部已经蕴涵着深刻的矛盾和问题,集中的体现就是财政收支不平衡,出现了立国以来少有的财政赤字。《宋史》是这么说的:“承平既久,户口岁增。兵籍益广,吏员益众。佛老外国,耗蠹中土。县官之费,数倍于昔。百姓亦稍纵侈,而上下始困于财矣!”也就是说,和平安定的时间长了,人口就会大幅度增长,开支也会大幅度增长。一是军队越来越庞大,二是官场越来越臃肿,三是宗教越来越兴盛,这些都要增加费用。何况富裕起来以后,要求也不同于前。不但官员的排场越来越大,就连民众的生活也渐渐奢侈,财政岂能不成问题!对神宗皇帝来说,最切实的感觉就是钱不够花了,以至皇宫内日常生活不得不节衣缩食、压缩开支,甚至他作为皇帝第一次到南郊祭天活动都因为费用紧张而取消了一些传统的项目。对这种情势,作为一个二十岁的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神宗皇帝自然不会甘心学他的爷爷仁宗皇帝,过勒紧腰带、节俭度日的生活,相反,他血气方刚、壮志满怀,欲效法唐太宗,“富国强兵拓边”,做一个大有作为的雄主。

  正是这样一种形势,为蛰伏已久的王安石最终炸空而出引爆了机遇。

  其实早在神宗皇帝的爷爷仁宗皇帝时期,王安石就以道德文章名满天下。据《宋史》载,“安石少好读书,一过目终身不忘,其属文动笔如飞,起初若不经意,既成,见者皆服其妙”,“士大夫恨不识其面”,“以安石不为执政(宰相)为屈”。而且早在仁宗皇帝时期,王安石的良好名声就地传入了神宗皇帝耳中。当神宗还是个藩王时,身边有一个姓韩的幕僚,每每与神宗谈话时受到好评,该人总是谦虚地说这不是他本人的观点,而是好友王安石的观点,这给神宗皇帝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几乎是刚一登基,神宗皇帝就召王安石觐见入对,进行考察面试。“帝问为治所先,安石曰,‘择术为先。上问,‘然则所施设以何先?安石曰,‘变风俗、立法度,为方今之所急也。’上深纳其言。”也就是说王安石顺利通过面试,神宗皇帝对他非常满意。

  于是,过了不到半年,迅速提拔任命王安石为参知政事(副宰相),成立变法领导机关“制置三司条例司”,陆续推出一系列的变法措施:均输法、青苗法、市易法、免疫法、方田法、保甲法、农田水利法,史书上所称的熙宁变法大张旗鼓的展开了。

  二、王安石变法的内容

  事实上,王安石变法之所以在当代还引起学界的关注,成为国外汉学界一个研究热点,关键就在于其推出的这一系列变法内容,据说隐约地含有现代财政金融管理的味道。事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试看其具体内容:

  均输法:政府设立均输司,集中对政府所需物资利用地区价格差低买高卖,目的是最大限度控制物资采购成本。

  青苗法:每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政府以较低利息贷款或借谷物给农民,秋后偿还,目的是使农民由此免受地主豪绅的高利贷盘剥。

  市易法:政府设立市易司,筹集一定资本金,通过贵卖、贱买、对商人放贷的方式调控商品价格,目的是防止商人垄断,并实现资本增殖。

  免役法:官府的各种差役,百姓可以不再自己服役,而是改由官府雇人服役。百姓按贫富等级,交纳免役钱,原来不服役的地主、官僚也要交钱,目的是可以让农民安心生产。

  其实王安石未尝没考虑到这一点。针对当时变法导致的异议纷纷的局面,1073年,王安石给神宗皇帝上“五事札子”,指出相对于其他新法,免役、保甲、市易三法“有大利害焉,得其人而行之,则为大利;非其人而行之,则为大害;缓而图之,则为大利;急而成之,则为大害”。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方面,从思想上王安石对此并没有真正给予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从实践上王安石对此却采取了一意孤行、掩耳盗铃、置若罔闻的态度。如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开封府报告说,境内民众为了规避保甲法,竟有“截指断腕者”。宋神宗问王安石,王安石不屑一顾地回答说,这事靠不住。就算靠得住,也没什么了不起!那些士大夫尚且不能理解新法,何况老百姓!这话连神宗听了都觉得过分,便委婉地说:民言合而听之则胜,亦不可不畏也。

  由此可见,变法之所以走向其动机的反面,作为变法领导者的王安石主观上的一意孤行、自以为是、自我中心,不懂得及时自我反省、持续调整、改进亦为重要原因。这里便又不得不涉及到王安石的人格特点了。事实上,中国社会的根深蒂固的人治传统决定了任何运动都不可避免地要呈现出鲜明的领导者个人风格的烙印。王安石变法,某种程度上正是王安石个人人格特征的一个具体展开。

  神宗皇帝当初提拔王安石做宰相的时候,曾广泛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当时的宰相唐介、吕悔、翰林大学士司马光的对王安石评价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如唐介认为王安石“好学而泥古,议论迂阔;文行甚高,狷狭少容,若处侍从文献之之职可也”,吕悔认为王安石“虽有时名,然好执偏见、不通物情、喜人迎己,听其言则美,施于用则疏。若在侍从,犹或可容,若为宰相,天下必受其害”。司马光认为,“人言安石奸邪,则毁之太过;但不晓事,又执拗耳”。

  王安石的议论迂阔、不通物情、执拗自负可以从他变法的思想基础“天变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窥见一斑。从今人的角度,似乎王安石的上述思想非常先进,近于科学的唯物主义的观点。然而,放到中国特定的专制统治政治背景下,提倡天变不足畏,无异于解构了儒家对专制帝王处心积虑设置的观念制衡工具:天人感应论,鼓励专制帝王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了。在不可能有什么实体可以对帝王的专制权力进行制衡约束的中国专制社会时空下,以具有迷信色彩的天、天变作为震慑帝王思想行为的武器,似乎是儒家的无奈而又最现实的选择。可惜,王安石没有认识到这种深义。而这一点,对于更周知社会人情世态、洞彻历史经验教训的改革反对派如司马光、富弼而言,似乎不成问题。而且,将反对派拉到一个同一个阵营的内在机制,很可能正是这种基于对中国社会内部机制的深入认识而产生的社会忧虑。1069年,当时已经退休在家的三朝宰相富弼的听到王安石提出上述“三不主义”后的反应,不经意泄露了儒家的这个“天机”:富弼闻而叹曰,人君所畏唯天,若不畏天,何事不可为者!是治乱之机,不可以不速救。即上书千言,力论之。

  五、 王安石变法给后人的启示

  在改革进入深水区,民众面临“新三座大山”的议论甚嚣尘上的当下,回望王安石变法,历史和现实之间的同一性相对益昭。在最根本的运行机制无所损动的情况下,任何貌似先进、科学的改革理论和措施都只能是看上去很美的风境。改革要持续深入下去,必须要同步推行执行机制的变革,否则,就是旧马路上跑火车,迟早要陷入困境。

  倘若机制难以俱变,改革当深思慎进。否则,各种恶将假之以行!

 
 
 
王安石
推荐文章 毛主席五次断喝美国政府
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崛起,成为世界霸主。从此,美国当局耀武扬威,为所欲为。但是,有一位伟人却对美国当
推荐文章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亮
诸葛亮是三国时期蜀国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千百年诸葛亮成为智慧的化身,其传奇性故事为世人传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 设为首页 | 地平线网络| 站长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冀ICP证030609号 本站通用网址:启益人生
建议使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