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聚焦 | 锦绣中华 | 启益书屋 | 启益博览 | 启益讲堂 | 启益博客 | 启益论坛 | 启益联盟 | 互动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 锦绣中华 >> 发展步伐 >> 正文
 
回忆修筑青藏公路的艰苦岁月

      到今年9月,西藏自治区已经成立三十周年了。30年时间,在人类社会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西藏面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可喜变化,其中仅公路建设一项就先后通车达22000余公里。不但基本实现了县县通公路,而且1900多公里长的青藏公路、中尼友谊公路的拉日段以及拉萨至山南的公路都已改造成为沥青路面。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我作为当年参加修筑青藏公路的一名老兵,有责任将这一战天斗地,征服自然,巩固国防,造福西藏人民的业绩作一回顾,借以悼念献身西藏事业的先烈,鞭策同辈在世者,激励后来的年青一代。

  随着解放战争在全国的基本结束,解放祖国西南边陲——西藏的大事,就提上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议事日程。这就是说,不管用什么方式解放西藏,人民解放军都必须进驻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在西藏的侵略势力,实现祖国大陆的统一和国内各民族的团结。当然,从减少战争创伤,为包括西藏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创造一个休养生息的和平环境与消除民族隔阂等方面的客观形势考虑,还是尽量争取和平解放好。当时,毛泽东主席在去苏联莫斯科会谈的途中,就发出“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的训令,指示当时从彭德怀同志为首的西北局与第一野战军,以刘伯承、邓小平同志为首的西南局同第二野战军作好进军西藏的准备工作。事过不久,毛泽东主席又依据全国解放的形势发展与成都战役的提前结束,明确指出“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就确定由西南局担负”,西北局负责组织独立支队配合,进入西藏后,统一编入十八军建制,实行党的统一领导。于是,中央人民政府与原西藏地方政府经过谈判,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协议”)》之后,一个由张国华军长、谭冠三政委率领的十八军为主力的西康一路,从昌都出发;由范明支队长、慕生忠政委率领的西北独立支队的青海一路,从香日德出发;由十四军高建勋团长率领的云南一路,从门工出发;由新疆独立骑兵师派出的新疆一路,从和田地区出发,四路向西藏向心进军。

  这是一次人数逾万,远离后方补给基地一、二千公里,在当时为山川阻隔、没有一公里现代意义公路的条件下,在祖国八分之一的神圣领土上威武雄壮的和平大进军,可谓是“浩浩荡荡,所向披靡”。

  要进军西藏、经营西藏,帮助西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没有便利的交通运输线,进藏部队所用的军需,西藏人民的生产、生活用品和大批建设物资就无法及时运达。所以,修筑通往西藏的公路,就成为进军西藏与经营西藏的重要环节之一。为了解决部队给养与进藏物资的运输问题,当时,张国华军长与谭冠三政委率领十八军的五十二师(缺一个团)配以地方工作干部分两个梯队向西藏进发,而将五十三师、五十四师及工兵团、技术大队等摆在康藏线上,负责修筑康藏公路(西康省于1955年撤消,故后来改称“川藏公路”),并于1952年底将公路修到昌都。为此,当年12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朱德总司令为康藏公路筑路部队与参加筑路民工的题词。毛泽东主席的题词是“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朱德总司令的题词是“军民一致战胜天险,克服困难,打通康藏交通,为完成巩固国防、繁荣经济的光荣任务而奋斗!”中央领导同志的题词,大大鼓舞了筑路部队官兵与民工的士气,为早日通车拉萨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由于我没有参加康藏公路建设,与之有关的一些事情又知之不多,无法一一陈述,故只好将参加修筑青藏公路的亲身经历与所见所闻作一回顾。

  从青海进军西藏的西北独立支队进藏后,慕生忠政委率领后方支援部队与筑路民工及时修通了香日德至格尔木的公路,但没有找到可修通往西藏公路的理想路线。后来,从去往西藏运粮的骆驼运输队支前民工那里得到消息,说发现了格尔木通往拉萨的路段。虽然是大片冻土地带,地势高亢,平均海拔4000多米以上,空气稀薄缺氧,人坐在那里不动也同低海拔地区担着三十公斤重担赶路一样吃力,但地势较为平坦,河水流量亦不大,除个别路段之外,只要稍加填挖,就能通行运输汽车。究竟能否修筑一条从格尔木到拉萨的公路,尚须经过实地勘测,方好最后定夺。

  1953年秋,我当时所在的“一野”工兵二团在甘肃兰州接到为修筑青藏公路测绘、选线的命令,团里立即作了思想动员,从下属各营选调26名年富力强的同志组成青藏公路勘测队,到当时的西北进藏运输总队基地——香日德报到,跟随慕生忠政委为从格尔木向西藏筑路测量、选线。要修筑一条长达2100公里(后经多次改变路段,现为1948公里)的高原公路,还要越过日月山、青海南山、昆仑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等15座大山,跨过楚玛尔河、穆鲁乌苏河、乌兰木伦河、穆迭乌苏河等25条河流,又谈何容易。说其地势比较平坦,无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是与修筑康藏公路的浩大工程相比较而言的。开始,慕生忠政委提出一个简便易行的实际勘测方案,即用与小型运输汽车一样宽的马拉平板大车沿民工们所说的青藏线走一趟,只要马拉平板大车可以通过,修筑一条能通行汽车的公路便不会有大的问题。我们就按照慕生忠政委的意见,从香日德出发,跟着马拉平板大车前进。白天,我们在前头爬山越岭,测量地形、地貌与河水流速、流向,选择路线。绘制简易路线图,作好地面标记;晚上,就用骆驼、牦牛等牲畜围成一个圆圈,点燃牛粪火,穿着衣服露天过夜。这在当时来说,还是比较好的条件,结果还是向前进了300公里,马拉平板大车到达可可西里(即今五道梁兵站)。再往前测量、选线,地势越来越高,许多同志都感到呼吸困难,头痛难忍。我们就向当地的藏医请教,采取上山时少讲话,口中含一只甘草根或一块桂树皮,以增加唾液,平衡呼吸;高原沸点低,容易作成夹生饭,就尽量盖紧锅盖多烧一会儿火;初吃风干牛肉不习惯,但工作需要又不能不吃,就实行党员、干部带头,慢吃嚼烂,并注意多饮藏茶。尽管这样,仍有两个战友长眠在青藏公路的测量工地上。担负填挖土方任务的部队与民工比我们测量工作还艰苦。他们既要与风雪、沙暴、高山反应等顽强拼博,又要克服缺少器材等诸多困难,逢山开路、过水塔桥。工具缺乏,筑路部队官兵与民工就想方设法找来帐篷钉等废旧铁器,在牛粪火上烧红锻打,自己动手解决;架桥没有器材,就群策群力,用当地出产的一种灌木条编成筐笼,用筐笼装上石块,一层一层地垒起来,再在上面铺上扁形石头,建成“过水路面”;山塬上的冻土容易发生鼓胀,造成路面翻浆,车辆无法通行,就苦干加巧干,先将表层土挖走,在上面垫一层碎石,再从山下背来干土夯实。就这样边走边修,终于走出了几乎没有人烟的亘古荒原,胜利地越过海拔5200余米的唐古拉山口,于当年的冬季,马拉平板大车抵达藏北重镇——黑河(即今那曲镇)。因此,西藏、青海和军委、中央都认为修筑青藏公路的工程量比较小,无需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就可通行运输汽车,遂产生了从青海向西藏筑路的想法,并及时作出决定。

  在黑河,又有几个战友长眠在青藏公路的测量工地上。独立支队医生为我们检查身体时发现有10%左右的人,不同程度地患了肺气肿、心脏病……我们只得在黑河稍事休整,将无法就地诊治的患病同志送到西宁、兰州等地治疗,并通过西北筑路指挥部与远在兰州的团部联系,申请为我们补充因牺牲、患病所造成的减员。临别那天,战友们抱在一起痛哭失声,真有高原一别,不知能否再相见的切肤之感。从兰州补充的战友来到黑河后,我们在西北筑路指挥部的统一安排下,由藏族翻译带路,独立承担向前测量、选线任务,以便加快进度,使后续部队与民工能够迅速开赴上来,按照正式公路标准施工。于是,我们就顶着藏北高原初春的肆虐风暴,一面抓紧测量、选好路线、作好标记;一面根据进军西藏的统一部署,尽可能多抽出一些时间,在藏族翻译陪伴下,向沿途牧民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与贯彻《十七条协议》的重要意义,并尽力多做一些为牧民担水、拾干牛粪等影响群众的工作。由于得到牧民们的支持,使我们在勘测中少跑了不少冤枉路,较快地越过了念青唐古拉山口,到达羊八井宗。我们来到羊八井之后,经过测量发现长约10多公里的羊八井石峡,不仅海拔高达4700多米,且又都是由坚硬岩石构成的大型石方工程。若是由筑路部队与民工用常规办法施工,很难及时打通这一路段。5月份,我们完成了为修筑青藏公路测量、选线的任务,胜利到达驰名中外的佛教圣地——拉萨,向西藏军区筑路总指挥部作了详细的工作汇报。军区筑路总指挥部得知羊八井石峡情况后,当即决定,将此工程交予机械化工兵部队施工,并告诉我们工兵团的全体战友也于5月中旬开赴青藏公路的施工现场,沿着我们赶着马拉平板大车走过的便路修筑正式公路。记得约在当年的秋季,机械化工兵部队经过一番准备,便很快开上羊八井石峡工地。工兵部队的战友们在“跨过昆仑唐古拉,劈开石峡通拉萨,为使藏胞得幸福,千难万险全不怕”的豪迈口号激励下,经过整整十个昼夜的挥汗大干,随着一声声爆破石方的巨响,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出现在这10多公里长的石峡里。当羊八井、当雄一带的藏族牧民第一次赶着牛羊从石峡公路通过时,都乐呵呵地伸出大姆指说:“解放军真是菩萨兵,能用无边法力劈开石山的肚子,太了不起了!”

  1954年12月25日,这一天虽然不是什么传统节日,但却永远值得纪念。当天,拉萨隆重举行了有3万多人参加的康藏公路、青藏公路通车典礼。从康藏公路、青藏公路开来的载着筑路功臣与模范人物的300多辆汽车在布达拉宫前会合。康藏公路修建司令部司令员陈明义、政委穰明德与青藏公路筑路部队政委慕生忠等领导同志热烈握手,先期进藏的战友与后方担负筑路任务的战友团聚了。一辆辆满载粮食、日用品与建设物资的汽车驶入拉萨市区。当军区领导同志在大会上宣布:“我们已经在西藏站稳了脚跟!”顿时,会场上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如今,距修筑康藏公路、青藏公路的峥嵘岁月已经好几十年了。我们这些当年参加筑路的青年人,现已成为两鬓斑白的老叟。但每当我想起修筑青藏公路的伟大壮举,特别是想起为修筑康藏公路、青藏公路而献出宝贵生命的3000多名战友,就感到心里难过。同时,也庆幸自已能够受到一次血与火的斗争考验。在几十年的工作实践中,我从中深刻领悟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亿万中国各族人民面前,尽管前进的道路坎坷不平,但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没有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加快我国经济发展步伐的忠言
加快我国经济发展步伐的忠言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 设为首页 | 地平线网络| 站长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启益人生文化传播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冀ICP证030609号 本站通用网址:启益人生
建议使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